北京搬家公司 兄弟搬家公司

邯郸网站建设,邯郸网站制作

搬家新闻VIEWS

邯郸网站建设,邯郸网站制作

搬家工人很不容易

来源:未知   作者:小搬   发布于:2017-05-11 23:52   浏览:

  终于要搬进140多平方米的新房子了,就要向住了近20年的50平方米的房子告别了。这几天,我们学校的老师们个个欢天喜地,像过新年似的。一见面,总是互相问候:搬进新房了吗?感觉怎么样?

  我们家这几天已陆陆续续把我的几书柜书籍,还有一些零碎的小东西都搬到大楼上去了,现在剩下的就是些大件的家电以及沙发、床、柜子等,因为大家都搬家,也不好请人帮忙,同事们都雇搬家公司来搬。

  今天一大早起来,我就和老伴收拾整理,准备搬家。

  大约近中午时间,我们收拾停当,我到学校门房打问搬家公司的电话,正在我向别人打问的时候,一个小男孩到我面前向我央求说:“大叔,你不要向搬家公司打电话好吗?你要打电话让搬家公司来,最低价500元。我们就是专门给人搬家的,刚才搬完一家。如果你不叫搬家公司,我们给你搬,300元,保你满意,您看可以吗?”我看着这个小男孩,大约十二三岁,头发蓬乱,脸色炭黑,个子很低,十分消瘦。我疑惑道:“你,能搬家吗?”这时候,两个大约四十多岁的妇女走上前来,她们穿一身蓝色的工作服,每人肩上扛着一条扁担,扁担上拴着粗细长短不等的几根绳子。她们说他们是一伙的,就他们三个完全可以。并向我介绍那个小男孩,说,别看他人小,干活可利索啦!会拆卸安装各种家具,干活又有眼色,又有劲,真是一把好手。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那个小男孩,看他背着一个很大很沉的工具包,似乎在向我证明他是一个很能干的搬家能手似的。我还在犹豫着,那个小男孩把工具包向我面前一放,再次央求道:“大叔,你就放心让我们搬吧,保你满意,不满意不要钱!”我经不住他们再三央求,于是,慢腾腾地说:“那就到家里看看再说吧。”

  我领着他们三人,进了家门,老婆问我:“你雇的搬家公司的人来了吗?”我说:“来了。”老婆把这三个人打量了一番,又追问道:“人在哪儿?”我说:“就他们三个。”老婆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地但又很气愤地问:“你同意了?”我点了点头说:“是的。”老婆无奈的把嘴一噘,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
  看了家里的东西,他们再次表示,一定要让我满意,并说,把东西搬完后,还要帮我们收拾整理,打扫房子。我们的雇佣关系就这样确定了。

  小男孩说:“叔叔,先给你们搬床吧”我同意他的安排。

  只见小男孩很熟练地从工具包里拿出几件工具,不一会儿,我们的双人床就被他拆成了大小不同的木条了。很快地,这张大床就在新楼上安家了,我用劲摇了摇,床安装得很稳当。我的两个书柜和衣柜茶几等也这样拆卸安装搬进新楼了。

  现在,小男孩又背着一个巨大的棉被包袱从旧楼上下来了,出了楼道口,我一看,简直像蚂蚁搬家一样,小男孩的身上压着一座山似的。只看见小男孩的两条小腿在交替着向前行进。看着这个样子,我说:“你背不动,我们两个抬着走吧。”小男孩说:“不重,背得动!”他说着,越发走得快了。

  剩下还没有搬的就是几件比较贵气值钱的电器家具了,我叫来了十多个身高马大的高中学生来帮忙。我把学生们领进家门,说明来意,小男孩一脸的不高兴,还是坚持要他们来搬。那两个妇女也在一旁再三说明,他们不需要别人帮忙,保证能安全搬到大楼上去。看着我那几千元一台的电冰箱和洗衣机,上万元的电视机,我总觉得不是一个小孩子和两个妇女可以搬得了的。于是,我更坚定了让学生搬的决心。他们看我的注意已定,也不好再坚持了。但我看得出,那个小男孩用一种愤怒的目光在看着我,并小声且恶狠狠地说:“他这人怎么这样?”只见其中一个妇女把那个小男孩戳了一下,压低声音说:“小点声,小心人家听见!”我顿觉自己好像触电了似的,心想,让他们少搬几件,他们不但不感激我,还要这样埋怨责怪我,他们这些人怎么这样呢?

  我们开始搬电器家具了,小男孩说:“这些东西很贵重,一定要包好再搬,我们帮你包吧。”我说:“好,谢谢你!”小男孩要我给他们找一些旧一点的被褥、衣服和纸箱子,我按照他的要求一一找来。只见他们很利索的把几块被子、褥子,分别包在电视机、电冰箱和洗衣机上,然后把那些旧衣服都搭在这些电器的棱角上,又把十几个纸箱子都拆成纸片盖在电器的所有棱角上,拿出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十几根绳子,把这几件电器家具捆得严严实实的。小男孩命令似地说,现在开始搬了。

  我的十几个学生分成几组,抬起了这些电器。小男孩也伸手去抬,可是,他在这些学生中间,就像是潘长江站在了姚明们中间似的。一个学生对小男孩说:“你就不要抬了,免得妨碍我们。”小男孩一听,气得满脸通红,脖子上几根青筋暴起,眼睛瞪得贼圆贼圆的,好像要跟人打架似的。见状,我马上宣布:“这小孩子可能行了,你们都听他指挥!”然后,我微笑着对小男孩说:“你就给咱们指挥吧!”小男孩一下子转怒为喜,趾高气扬了。楼道里不时地传来了小男孩洪亮的声音,“抬高点!”“再高点!”“低!”“再低!”“右拐!”“再右拐!” ……这时候,我得意于我的英明的任命。小男孩是我任命的指挥官,他正在指挥着我那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学生。

  搬家结束了。我给他们买来两个西瓜,小男孩吃得尤其香甜。只见那个妇女拉了他一把,说:“你慢点吃,别让人笑话!”我赶忙笑着说:“孩子喜欢就多吃点,不要客气!”

  该结算工钱了。我从兜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三百元钱,递给他们。那个女的接过去后,与另一个女的商量了一会,然后掏出60元钱要退给我。我问她:“你们为什么要退给我钱呢?”那个妇女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几件东西我们都没有动手,本来还应该多退点,我们身上就这60元零钱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那个小男孩霍地站起来,大声嚷着说:“妈——没有零钱,就退一百块吧,你看,人家还让我指挥搬家哩!”我扑嗤一下子笑了,觉得这个小男孩越发地可爱了。我说:“我说好给你们三百,就给你们三百,你们就拿着吧。我让学生帮忙,主要是觉得那几件东西你们搬不了,没有其他意思。你们就拿着吧!”小男孩又急了,涨红着脸说:“谁说我们搬不了,是你不让我们搬。”我不想再说什么了,只能顺着小男孩的话说,“是的,是的,是我不让你们搬。其他的就不说了,但不管怎么说,钱是不能退的。”小男孩又急了,“我们没有出力,凭什么拿你的钱!”我顿时语塞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镇定了片刻,接着说:“咱们什么都不说了,我只求你们一句,钱就不要退了,我们说好的价钱是不能改的” 。

  艰难的谈判终于结束了。他们看我态度坚决,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那个妇女慢慢的收回了她的钱,小心翼翼地装入口袋,只见她的眼角滚出了几滴泪水。小男孩站在我面前,一只手扶着下巴,歪着头,半吐着舌头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
  我送他们三个到大门口,道一声再见!他们三个转过身来,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。